“国宝”滇金丝猴保护第一人 巡山22年 每天就着

摘要:老余把猴子当做自己孩子一样,见不着猴子心里就不舒服。这些年整天和猴子待在一起,他甚至能听懂猴语。而对于家人,他陪伴的很少。年近七旬的他,身子骨依旧硬朗,走山路时健...

  

“国宝”滇金丝猴保护第一人 巡山22年 每天就着白水啃干馍

  老余把猴子当做自己孩子一样,见不着猴子心里就不舒服。这些年整天和猴子待在一起,他甚至能听懂猴语。而对于家人,他陪伴的很少。年近七旬的他,身子骨依旧硬朗,走山路时健步如飞。“我喜欢猴子,打算当护林员到80岁,直到我干不动的那一天,现在年轻人上山都跟不上我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当时一天工资是6元钱,一个月180元。就这样,他一拿就拿了12年。他早出晚归,家务活、农活他也顾不了,一双鞋穿不到一周就坏掉了。当时家里人都不怎么支持老余,大年初四海口近郊游呈现一派欣欣向荣景象,为此吵过几次架。直到2010年,每月补贴才涨到1200元,现在每月能拿到1700元。现如今家里人都很支持他,前几年,他把在丽江打工的儿子也叫了回来,成为一名护林员。老余希望儿子和他一样,能够一起守护雪山上最美的精灵。 这里的猴子是从大群中分离出一个小群,留在响古箐展示区繁衍生息至今。老余说,最开始猴子喂什么都不吃,见人就跑。经过十多年的努力,猴子才慢慢和护林员熟悉起来。现如今生活在响古箐的滇金丝猴已达68只,可以说没有老余为代表的护林员们多年的努力,滇金丝猴就不会走入大众的视野。 老余认真思考后,决定放下猎枪,1997年正式成为一名护林员。当时维西片区护林队只有5个人,老余是队长。他的任务就是每天巡山护林,制止偷猎行为。余建华是村里第一批护林员,从事护林员工作已有22年,大家都习惯叫他老余,他也被认为是滇金丝猴保护第一人。 滇金丝猴是我国特有物种,其珍稀程度堪比大熊猫,仅存3500只。位于云南迪庆州德钦、维西县的白马雪山保护区,是滇金丝猴的王国,种群分布最为集中。余建华的家就在维西县塔城镇一个叫作响古箐的村子里,一个离滇金丝猴最近的村庄,村子分为上社、中社和下社,大家都习惯叫他老余。 说到猴子时,老余十分肯定地说:“猴子我从来没有我猎杀过,猴子是人类的祖先,村里老人都这么说,决不能带回家里。但周边村庄猎杀滇金丝猴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,据说猴脑可入药。” 安顿好猴子老余才吃饭,凉透了的馒头、一杯茶或白水,这就是他平时的午饭,二十多年来天天如此,即使过年也日如此。老余说:“每天巡护的路程都较长,要看着猴子,走回去吃饭来不及,带点干粮在山里吃我都习惯了。” 滇金丝猴曾一度濒临灭绝,直到1983年白马雪山自然保护区建立,滇金丝猴才被重视起来,之后不少科学家来这里考察。老余对山里的一切了如指掌,因此成为了他们的向导,帮助科研团队寻找猴子,老余的身份转变也是从那时候慢慢开始。 今年67岁的余建华是一名护林员,守护“国宝”滇金丝猴整整22年,视猴子如家人。而在这之前,他曾是当地有名的猎户,打猎27年。前半辈子山上打猎,后半辈子保护动物,经历从职业猎人到护林员的角色转变,他自己也没想到。 猴子日常的投食工作由老余负责,响古箐猴群目前共有68只,分为11个家庭。猴子喜欢吃松萝、南瓜子、花生等食物。每个布袋都有每个家庭的名字,投食量也是按照家庭成员的多少分配。 那个时候开始,老余才知道这种猴子的名字,原来滇金丝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真正令老余身份转变的是当时维西县林业局局长,当时局长多次劝说老余,要把打猎的本事用到保护动物上,猴子一定会报答他的。 老余每天6点起床,准备好中午的干粮,便徒步前往观猴点,一直到晚上8点才能回来。他每天跟着猴群跑,观察猴群生活的区域,一直等到猴群找到过夜地睡着后,他才下山回家。游客每天只有早上9点至11点左右可以观看猴子,每到这时,老余就格外紧张。不管是谁,只要靠近拉起的警戒线,他都会让游客赶紧退出去,生怕惊扰到猴子。 响古箐是一个有狩猎传统的傈僳族村落,周围都是延绵的大山,有着广袤的原始森林。俗话说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”,没有建立保护区之前,村民大多靠打猎、挖药材维持生计,余建华同样如此,就这样生活。他曾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猎手,从十几岁就开始打猎。他说:“当时打猎是为了填饱肚子,山里的獐子、野鸡、麂子等动物都打过,一天运气好点打猎有十几块收入。” 老余身材消瘦,穿着迷彩服,戴着迷彩帽,穿梭在树林间,哪里有猴子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他平时不太爱说话,但谈到猴子,老余总能滔滔不绝。他每天都在山林中穿行,查看是否有偷猎者的踪迹、排除威胁森林安全的隐患、掌握猴群的动向,数十年如一日守护着这些雪山精灵。

水鹿

坡鹿

黔金丝猴

儒艮

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: 公司邮箱:

  工作日 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官网公众号

官网公众号

客服热线

盘羊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